教育研究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教育宝 > 文章列表

苏东坡对妙联的故事四则

更新时间:2019-06-12

  小型、微型非营运载客汽车6年以内每2年检验1次;本文仅供参考。

    其次,我们做模拟题时,通常比较重视,能够训练我们的动手能力,做到心手合一。如果做的模拟卷中设置计算量较大的题目,我们一定要把该拿到手的分数拿到手,一定要有耐心和细心。  而且在做题过程被吊打,但同样也锻炼我们的控制力。

苏东坡对妙联的故事四则

  苏轼(公元10371101年),字子瞻,号东坡居士,四川眉山人。

千百年来,民间流传着许多有关他作对联的故事。

    坐与茶    在任杭州刺史期间,有一天,只身一人穿着便服到莫干山游玩。

当时正是盛夏时节,一路走来又渴又累,便到山中的一座庙宇内歇息。

庙里的主事道人看见他穿得十分简单,就漫不经心地说:坐!又转向道童随口吩咐道:茶!    两人落座交谈后,道人发现这个人言语不凡,学识渊博,暗想:这个人肯定不是等闲之辈。 于是就邀请客人到厢房去细细交谈。

    进屋后,道人对他热情礼让道:请坐!又吩咐道童:敬茶!    深入交谈后,道人才知道客人是当地的刺史苏东坡,于是连忙起身施礼,引苏东坡进客厅,并连声说道:请上坐!又嘱咐道童:敬香茶!    天色渐晚,苏东坡起身告辞,道人连忙取来纸笔,执意请苏东坡题字留念。 苏东坡稍加思索,提笔一挥而就:    坐,请坐,请上坐;    茶,敬茶,敬香茶。     这副对联以道人前后所说的话联缀而成,看似信手拈来,其实是字字如芒。

道人看过之后,对自己见人下茶的做法惭愧不已,如今落得个出乖露丑后悔也没有用了。     神来之笔    某地有个老员外,颇有名气,是个秀才,平日里十分自负,言谈之中,甚至没把苏东坡放在眼里。

头房夫人六十大寿的时候,他听说苏东坡即将路过这里,他想:干脆趁这个机会和苏东坡会上一会,到时候出个题目难住他,不就更加显出我的才气了吗?但是,要出个什么题目呢?他思来想去,终于写出一副对联,并把它挂在寿堂上:    这房老婆不是人;    三个儿子都作贼。     当苏东坡路过时,老员外连忙请他到家里来吃酒。 宴席上,老员外指着那副对联假意谦虚地说:老头子我才疏学浅,力不从心,这副对联写得不好,请苏学士帮忙修改点石成金。

苏东坡明白这是老员外有意为难自己,就命人取来笔,在那副对联上刷刷点点,写完后就自顾自地喝起酒来。     老员外转身去瞧那对联,只见对联已变成:    这房老婆不是人,好似仙女下凡尘;    三个儿子都作贼,偷来仙桃献母亲。

    老员外看完,连忙对苏东坡躬身下拜,敬重地说:苏学士不愧为一代名流,修改后的对联,意及天庭,真是神来之笔,老头儿我甘拜下风!    巧用《诗经》解难题    苏东坡有个朋友有意出难题考他,一天他就对苏东坡说:我这里有个十分简单的五字上联,如果你能在一顿饭的时间里对上它,我就佩服你。

    苏东坡说道:哪里需要一顿饭的工夫,如果是五个字的话,你一出联,我就可以立即对上。     那朋友自认为自己的对联十分难对,就说:既然如此,我们就以半顿饭的工夫为限!如果你没有对上,就算是输我一席酒宴!    苏东坡答应了。

他的这位朋友说出了上联:    三光日月星;    上联一出,苏东坡惊得哑口无言。 因为这是绝对。 上联的数目字一定要用数目字来对。 上联的三光两字,用了一个三,下联就得用其他数目字。

但是,三光之后,跟着又注明了日、月、星三样东西。

那么,难点就在这儿:无论你用哪个数目字来对,下面跟着提出的具体事物,就不会是三个。

不是多于三个,就是少于三个。 这个上联确实难对。

但是,苏东坡并不甘心认输。 他熟读《诗经》,在《诗经》里找到了救兵,随口答道:    四诗风雅颂。     这绝对是妙对。 妙就妙在一个四字。 以四对三,是可以的。 但是,如果在四字以下跟着提出四样东西,那就跟日、月、星对不上。 而这个下联妙就妙在他所提出的四诗只有风、雅、颂三个名称。

因为《诗经》中的雅,又可以分为大雅和小雅,所以诗经又称为四诗。

    苏东坡巧用《诗经》,解决了难对,真是机智过人,所对的联也饶有兴味。

    智对黄山谷    一天,苏东坡与黄山谷在郊游返家的途中,正好赶上红日西坠,只见晚霞似火,映红了江面。

黄山谷忽然想出了一个上联,就停下来对苏东坡说:想当年曹子建七步成诗,被传为千古美谈,我们就三步一联如何?如果对不上就罚后退七步。 苏东坡点头答应。

黄山谷吟道:    晚霞映水,渔人争唱《满江红》;    上联中嵌了《满江红》这一个词牌名,贴切自然,颇有趣味。 黄山谷出完后就奋力拖东坡快走,东坡却蹲下身来不动,任由黄山谷拉扯。 黄山谷急了,使劲拽住东坡的胳膊,东坡一甩臂,黄山谷冷不防跌出老远,还没有起身,就听到东坡吟出的下联:    朔雪飞空,农夫齐唱《普天乐》。

    下联中也用到了一个词牌名,既和上联相对,又含戏谑的意味:黄山谷摔了个跟斗,引得普天乐。     又有一次,苏东坡与黄山谷两人在江上泛舟,饮酒谈笑。 黄山谷见河岸上一个醉汉正骑着毛驴,样子十分可笑,就戏吟道:    醉汉骑驴,颠头簸脑算酒账;    苏东坡一时对不上来,就在冥思苦想之际,忽然看见前面一个摆渡的梢公送客人上岸,接过船钱,正向客人施礼。

于是,他就对道:    梢公摇橹,打拱作揖讨船钱。

    上下两联,都是应景之作,这充分显现了两人敏捷的才思。

  • +教育研究开户
  • +最新公告
  • +教育研究IOS
    • ●临时公告
    • ●教育研究IOS
    • ●公司治理
    • ●回报投资者
  • +高管人员
  • +组织机构
  • +教育研究下载
  • +企业风貌
  • +教育研究注册
  • +教育研究开户
  • +联系我们